永远跟党走

蚌埠住了

【国拟】有两个国家感到胃疼,我不说是谁

喜闻乐见阿美莉卡变小梗

原创向国拟,非aph或ch

美英成分有,俄中成分有

(非涉政,欢乐向)

——

现在摆在英国面前的有两个问题。

一:美国变小了。

二:不只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所以美国现在变成了只会哇哇叫的“人类”幼崽。

看着躺在沙发上光着身子大哭的美国,英国感到胃疼。


“……哇。”刚刚还在陪自家几个省(指沪赣京吉)在家的中国被英国一通电话叫了过来,就撞见了英国抱着一个小婴儿开门的奇妙画面。

“呃……这孩子是……?”


“抱歉把你叫过来,没打扰到你吧?”中国接过祂手上的婴儿,坐在了沙发上。

“啊,也没有,不要紧的,我那也没什么事。”中国笑着看向祂。

“所以你打算怎么处理?”中国指了指怀中抱着的阿美莉卡。

“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才会给你打电话啊……”英国捂着脸,瘫在沙发上。

之前美国被中国抱在怀里哄着,现在已经睡着了,祂轻轻的把美国放在沙发上,中国摸了把脸,询问英国。

“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知道……我又不是霓虹家的番里那个会魔法的英/国……”

“欸……”


“要不先把法国叫过来?我想祂应该——”中国拿出手机。

“不——绝对不要!”天知道那个法国佬会怎么嘲笑祂,祂可不想让情况变得更糟了。


英国烦躁的想把美国扔下窗户。


“不,我建议你不要真的实践。”中国对着已经把美国举到窗户边的英国如此说到。


“好吧我想这个情况……你也只能暂时把祂养着了,况且我们不知道美国要什么时候才会变回去。”中国扶额。

“所以国家幼崽要怎么带?我记得每个国家可不是开始就是婴儿。”

“……”


“哔——”此时,中国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抱歉,我接个电话……”向英国致意后祂走到门外,关上门接起电话。


“白俄,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不知道这个情况怎么描述但是——俄罗斯祂变小了,拜托了前辈您能过来一趟吗……”


“……你说什么?”

此时,中国久违的也感到了胃疼。


————

法:乐


可能有续集吧,但不要作期待






看完了,我觉得不错

女主是比较好看的坏女人

好奇怪,我的性别有那么难认吗

老福特这个新排版好难看

我现在与王者唯一的联系就是王者别闹


还有李白这个英雄

这次卢姥爷和小艾咪的皮肤好好看啊

卢姥爷的皮肤好像是之前在愚人众潜伏时的样子吧

没把我流英的精髓画出来……下篇画个英吧

中国的设定,顺便摸了个英

(爹外貌太像女孩子了,在此我向大家谢罪🧎‍♂️)

丹恒😭丹恒你带我走吧丹恒😭我好喜欢你啊😭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all丹的人了

《意识体集体中毒事件》

是 非典型观影


不黑任何一个国家!!!(划重点)


请不要在我的文章下面侮辱任何一个国家!玩梗可(如乳法梗,但不要乳的太过)


过于欢脱()


现代国家意识体不涉政


全员皆男性


可能无cp(你想磕啥磕啥但本人是英右党最好不要刷英all相关


观影众人时间线均为1942年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的笔力很烂如果让你感到不适的话实在是抱歉


——

【第二天早上。

中早早地起来,洗漱之后发现了醉倒在沙发上的俄和美。

“……看来他俩又是吵着吵着开始拼酒了,不过倒让我想起了去年的事。”

“……早上好。”英睡眼朦胧地推开房间门,穿着睡衣走出来。

“又?”英走到中旁边,看着两位醉鬼。

“又。”


去年春节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赢啦!!!I am the master of the world! ! !”美看见俄醉倒后兴奋的站在桌子上大喊。

“Водка…”俄喃喃道,从椅子上缓缓往下滑。

“混蛋……不列颠你这个……呕……呜呜……Inglaterra……”西班牙绝对是酒精摄入过度,倒在地毯上说着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听到的真心话。


“不要再乳我了……呜呜……明明一战时我很帅的……英国——”听这话就知道是那个逼。

“世界があたしを拒んでも 今、愛の唄 歌わせてくれないかな,もう一回 誰も知らないその想い,この声に預けてみてもいいかな——呕……”

嗯,是霓虹呢。

还有一些意识体就忽略不计。

“这些家伙绝对是喝醉了……我可不想管他们,等中回来处理吧。”看得出来英是真的讨厌不想处理这些事,他转身回了房间(还拍了几张西班牙阿美莉卡法国青蛙的一些糗照。)】


刚刚对英起了一点心思的西班牙的美好幻想瞬间破裂。

这视角一看就知道是英,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不想管这些破事。(也看得出来他是真的讨厌你俩)


【“大家——我买了菌子回来哦——!!”滇高兴的推开玄关处的大门。

“好耶……菌汤摩多摩多……”另外几个省意识体也跟着开口。


等中和紧随其后的沪和京推开大门时,看到的就是意识体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或口吐白沫。

“……诶?”


糗大了。

“……”苏无力的揉着眉头,看着屏幕上不争气的俄,酒量居然拼不过那个所谓的世界灯塔。(实际上是俄先喝了很多烈酒再去找美battle的)

“中毒了……居然中毒了……”并不在空间内的省意识体其实也能看见屏幕,因为黑屏是直接在地球上天空中放映,每个国家的人都能看见,深陷在痛苦地狱里的人民知道轴心国输了后笑的笑哭的哭,这今年实在是太长了,战争中每个人都无法看到自己的未来。


“滇……”中别过脸,有些想笑,但也在暗自窃喜他们赢了,如果出了差错,现在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难以想象。



英并不想知道自己周围国家的糗事,祂只想知道战争结束后的英国发展如何。

祂深知这场战争势必会把大英帝国打垮,但不打又会怎样?祂的视线往德/三身上转移,祂不会放过英国的。

德/三又何尝看不到屏幕上大家温馨的一幕,祂坐在座位上沉思,既然都知道了背景是在未来且是在战争结束后,那么很明显,祂们输了,但屏幕上还能看到祂们的身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发展状况?日居然能和中友好相处实在令人诧异。

(日:别说你了,我也在思考)

(此时的意呆利:哇,战争结束了,好事哇。)

(美国:虽然社死了但我还是赢了!)


『接下来插播一部电影』

《波斯语课》即将开始放映


正在欢呼的人们或国家们声音越来越小,他们的视线集中到那一屏幕上。




没别的,就是想让你们知道破站买至暗时刻了

我可太兴奋了

要知道当时五常(不算法)来说任何一方要出了岔子我们现在都有可能是肥皂